您的位置:主页 > www.shima888.net >

最有趣的唐诗课最鲜活的唐诗史——六神磊磊教你读诗、读史、读人

时间:2019-09-28 02:58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我以为一切好诗,到唐朝已被做完,此后倘非翻出如来掌心之‘齐天大圣’大可不必再动手了

  但这些著作大多只注重解读诗作本身,有释义,有赏析,却缺少几分与诗人及历史实实在在的联系。六神磊磊的《给孩子的唐诗课》则不同,他很好地弥补了这种断层,在历史中讲诗人,在诗人的人生中讲诗,从而实现了良好的衔接。

  六神磊磊善于解读细节,比如他所解读的金庸小说便自成一派,视角独特,获得了很多读者的喜爱。他同时也善于唐诗,被历史小说家史杰鹏评价为“唐诗比他熟的,远没他文采好;比他文采好的,唐诗远没他熟。”

  在这本唐诗课中,他沿袭了以往的写作风格,视角独特,语言轻松幽默,让人手不释卷。最为重要的是,这本书毫不违和地串联诗、史与人。而之所以能达到这样的效果,主要在于他十分巧妙地运用了两条逻辑线。

  一般的唐诗诗集,在成书时,大多按照诗歌的知名度或者重要程度进行编排。因此李白、杜甫等人总是排在诗集的重要位置。但其实在这些“名人”背后,有一波不太起眼的能人志士,暗暗托起了唐诗的江山。如果没有他们的诗作作为根基,李白、杜甫也未见得能有今日的成就。六神磊磊在写作时充分尊重了这种线性的时间关系,从而帮我们理清了唐诗发展的历史脉络,发现了这些重要的基石。

  唐诗课从南北朝的谢眺写起。谢眺是中国古代诗词历史上十分重要的诗人,一方面在于,他的诗作上乘,尤其擅长写山水诗,清新、美丽,被梁武帝评价为“不读谢诗,三日觉口臭”。更是诗仙李白的偶像,李白对其十分崇拜,以至于不厌其烦地在诗里怀念这位诗人,很有名的诗词“临风怀谢公。”“中间小谢又清发。”说的都是他。

  另一方面,谢眺是诗词时代的一个节点,谢眺之后,诗歌陷入了很长时间的低谷期,染上了一种叫“宫体诗”的传染病。诗歌变得软绵绵的,珠光宝气,单调且缺少真实情感,变成了一篇篇华丽空洞的“美文”。

  这阵传染病的病毒相当顽固,从南北朝开始,陈后主中过毒,杨广杀过毒,李世民也杀过毒,但效果都不太理想,即使是李世民手下最为杰出的两个大臣,虞世南和李百药,也只能算是小有成就但表现平平。唐诗真正出现转折,要从王绩说起。

  这是一首相当漂亮的诗,大笔一挥,把一个普通的乡村傍晚写得像画一样,还不忘在结尾处表明自己心志高洁。在宫体诗盛行的年代,王绩这一首如同清新脱俗的少女,从一群矫揉造作的艳妇中脱颖而出,不禁让人耳目一新。也正是如此,这首诗常年入选各类唐诗选集,占据头篇的位置。

  王绩的诗词一改宫体诗的烂俗,为唐诗注入了一股清流,同时也激起了一阵小小的高潮。包括很有名的“初唐四杰”“文章四友”等都可以说是这个小高潮时段的诗人代表。但要说唐诗真正的高潮,还要重点提一下这三个人——杜审言、宋之问和沈佺期。

  要说这仨人并不是一个团队的,杜审言属于“文章四友”团队,宋之问、沈佺期属于“沈宋”团队,之所以把他们放在一起,是因为他们共同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——研发律诗,被称为“律诗之祖”。

  律诗在唐诗界是相当有地位的一种诗体。我们所熟知的杜甫就是律诗达人。他的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等等,都是律诗名句。律诗精美,一首严格的律诗只有八句,还有一些韵律和韵脚上的规则,比如每一联要压平声韵脚,二三联要对偶等等。这些规矩让律诗更加工整,读起来朗朗上口,非常精致,让人爱不释手。这正是这三位诗人的功劳,创造、磨合,最终形成示范,而后得以传承。而唐诗自此也实现了蜕变,引发了线

  如果只是顺延时间,无限地写下去,那么想必最后即使不写成流水账,也会写成一本“唐诗史”,完全脱离了“诗”的本质。

  所以在这条时间线里面,作者还埋了一条人物线,用来牢牢锁住“诗”这个课题。这些人物,自然就是唐诗历史上大大小小的关键性诗人。前文已经提到过“初唐四杰”“文章四友”以及“沈宋”等等,这些唐诗中让人脸熟的团队,都是唐诗课重点介绍的对象,自然也少不了诗仙、诗鬼、诗圣等家喻户晓的明星诗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书中还介绍了几个特殊的大小人物,他们在唐诗史上,也或多或少占有一席重要之地,或者有那么点让人值得一提的话题。其中之一就是

  。对于很少读唐诗的人来说,了解陈子昂,几乎不是从什么唐诗著作上,而是从《还珠格格》那个经典的桥段里。小燕子摇头晃脑地“念天地之悠悠”,骂陈子昂是个神经病。其实陈子昂真是屈得很,他一生都没得到重用,很努力给朝廷提意见,却不受老板待见,想跟着部队作战,杀敌立功,还被主帅讨厌。一生写了几首不错的诗,却都没有超越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,而这首诗的真实作者,其实还有待商榷。这首诗是怎么来的呢?

  唐诗课里花了一篇的笔墨介绍了这个问题。陈子昂有个好朋友叫卢藏用,也是个诗人,在陈子昂死后,他将陈子昂的诗歌、文章收编在一起,形成一部《陈伯玉文集》。在这部文集里有一篇小传,里面写了这样一段话:“乃泫然流涕而歌曰, 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我们都知道,现代行文的规则里引用别人的原文是要打引号的,可惜古代并没有这样的说法,因此也就无从考证,这首诗到底出自二人谁之手了。

  ,这也是作者花费了大量的笔墨重点描写的一个人物。张九龄生活在盛唐时期,时任宰相,属于全能型人才,不仅文章写得好,官做得好,最重要的是人品还好。

  他的主要品质六神磊磊用三个“清”来概括——官当得清正,人看得清楚,诗写得清澹。他最有名的莫过于《望月怀远》。

  感情真挚,构思精巧,大气里藏着细腻,可谓是一字不能换,一语不能少,精准得恰到好处。

  以至于一千多年后的今天,仍能引起共情,让人禁不住借诗长叹。但张九龄的魅力并不局限于此,他最大的贡献不在于贡献了多少优秀的诗作,而在于帮助了很多优秀的诗人。

  杨广爱诗,但也嫉妒擅诗之人,杀之囚之,诗歌自然得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发展。而张九龄不同,他爱诗更爱才,懂得赏识地位比他低却很优秀的诗人,予以提拔,让他们有更好的环境施展才华。我们所熟知的王维、孟浩然都曾在低谷时期求助于他,并得到了他的帮助。不敢说他们诗写得好与老先生有多大的关系,至少先生的帮助给了他们一个契机,得以实现自己的抱负。

  等等,这都是以前读诗学诗的时候,不曾了解的内容。从小学学习第一首唐诗开始,我们对于诗的理解就是一种近于分裂的状态,只懂得欣赏诗词的手法,感叹诗人的胸襟,却很少有机会,站在历史的角度去看这些诗。其实无论诗也好,诗人也罢,终归是历史长河里的一粒星辰,发着光的。唐诗课给了我们这样一种契机,六开彩开奖结果不再割裂唐诗与历史,反而是一种系统的梳理,让我们不仅能识其光,更能识其味,从一段段人物故事里,读懂诗作真正的含义。如今,这本书就摆在你面前,这课要怎样上,还得是作为读者的我们,各取所需才行。

王中王开奖结果| 香港挂牌号出肖规律| 白手起家心水论坛| 香港天线宝宝信封彩图| 彩霸王四不像彩图| 金彩网香港开奖结果| 香港挂牌挂牌宝典汇总| 香港正版跑狗图资料|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香港正版挂| 跑狗图库全年书本资料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