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www.shima888.net >

夜半三更之子时三刻

时间:2019-10-31 05:23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佛山天气预报15天。他干打更这行,也有个四五年了,二十八九的他,忽然觉得这日子没什么盼头,甚是心灰意冷。

  “唉~”他叹了口气,约莫着子时二刻,他来到荷塘边一台阶上坐下,掏出怀中一小瓶酒,喝了起来。

  喝着喝着,他突然左顾右盼了一会儿,似乎确定了没有人,他才将手往那台阶的缝隙里探了探。

  看着纸条,他微微一笑,随即,将纸条揉做一团,扔入了那荷塘中央,复而,他抬头看了看天,嘟喃了句:“哟,这都快子时三刻了,得巡逻去了。”

  哐当一声!手中的铜锣跌落在地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每次倒霉的都是他,这打个更,也能碰着个死人,真是晦气!

  “站住!谁在那?”王二宝还没来得及走到那尸体跟前,就被一声历喝声给叫住了。

  他转过身,看清来人是衙门的林捕头,立即谄笑道:“嘿嘿!官爷,是我,打更的王二宝。”

  “官爷!这我可不知道!我也被吓了一跳!”王二宝有些急了,生怕被冤枉成杀人犯。

  “哎!官爷!不是我!你们怎么不讲道理呢?”王二宝被两个身强力壮的官兵驾住,动弹不得,只好死命的辩解着。

  无奈,根本没人理他,他被驾道队伍中间,这时,他才发现,还有两个犯人,一男一女,模样俊俏,看着有些眼熟。

  天色已经很晚了,大街上大大小小的铺子也都打烊了,就连“醉仙居”这样有名的妓院也不例外,因为这个点,客人们也都歇下了。

  孙妈妈看了看大门外明月高悬的天空,打了个哈欠道:“这都三更天了,妈妈我也该去歇息了。”

  “月娘啊!这回这丫头长得可真水灵。”孙妈妈一边摸着眼前这个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姑娘的下巴,一边对孙月娘说道。

  孙月娘有些不快,瞟了那姑娘一眼,酸道:“是是是,这新人能不好看吗?不过妈妈可别忘了,您答应过我,要让我永远做头牌的!”

  “哎呦喂!我的好姑娘呀!妈妈又怎么会忘呢!这不也还是要添砖加瓦的嘛!你说是不?”孙妈妈拍了拍孙月娘的肩膀,算是安慰。

  这时,原本还在昏迷中的姑娘,忽然间醒了。她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着,躺在了一间满是熏香味的房间里,房间里站着一老一少两个女人,正在交谈着什么,二人皆是浓妆艳抹。

  她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贼窝,万幸,她的嘴没有被堵住,趁那两人不注意,她大声呼救: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

  孙月娘和孙妈妈两人手忙脚乱,最后,孙月娘抓起桌角一块抹布,猛的塞到了那个姑娘嘴里。

  孙妈妈制止了她的后续动作,说道:“行了!打坏了不好接客!还好那些个客人都睡得跟死猪似的,没人听到。”

  “呀!月娘!你快看!她是不是死了?”孙妈妈突然叫道,手指颤抖的指着躺在床上的那个姑娘。

  孙月娘顺着孙妈妈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床上那女子嘴唇发紫,面色铁青,显然,已经中毒身亡了。

  孙月娘没理会孙妈妈,径直走到床边,她一把扯下那块堵在女子嘴里的抹布,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,说道:“哎呀!妈妈,这块抹布我前些天用来擦了耗子药的!”

  “雪儿,我爱萋萋!我不能让她嫁给别人!”路青云疯了似的,目眦尽裂的看着蓝雪。

  蓝雪看着他这般模样,知道多说无用,只是微笑着说道:“你一个人打不过左冷之的,我陪你去。”

  路青云摸了摸蓝雪的头发道:“雪儿,谢谢你,我一人去无妨的,方府的那个小丫鬟会和我里应外合,再说了我也有迷香,你不必跟我去冒这个险。”

  他们毫不费力的就潜入了方萋萋和她丈夫左冷之的卧房,路青云掀起蒙面的黑布往卧房内吹入迷烟,又迅速将黑布放下,蒙住口鼻。

  大概是子时一刻的时候,林淼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,可当他打开衙门的大门时,什么人也没看到。

  他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,却在正要关门之时看见了地上的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城东方府出事了!速去救援!

  他赶到时,方府已经灯火通明,当家人方小姐泪流满面的坐在客厅。见他到来,方萋萋立马起身迎接。

  他向方萋萋了解一些情况,得知方家姑爷左冷之莫名其妙的失踪了。他要求去左氏夫妇的卧房勘察勘察。

  在卧房里,他嗅到了淡淡的迷香味,左冷之应该是被人迷晕了带走的,紧接着,他又发现了一块汉白玉,玉上刻着一个“路”字。

  “能用汉白玉做配饰,此人身份,非富即贵,而玉上又刻着一个“路”字,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,此人应该就是江湖人称“路大侠”的路青云。”林淼一边摩挲着手中的玉佩,一边对方萋萋说道。

  说巧也不巧,就在林淼打算封锁城门全城搜捕路青云时,却与他和蓝雪撞了个正着。

  “来人!抓住他们!”林淼在路青云和蓝雪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先发制人,控制住了他们。

  路青云看到那玉佩,立即色变,他知道自己逃不了了,低声对蓝雪说道:“雪儿,对不起。”

  海棠将纸条放在衙门口后,迅速跑开,她手里紧紧握着另一张纸条,一边走一边笑着,过不了多久,她和她的情人就都可以发达了。

  她之所以告诉路青云左冷之娶了小姐,是因为,她想利用路青云来杀了老是防着她的左冷之,这样,她才可以在小姐的饭菜里下毒,从而夺得方家的财产。

  她将手中的纸条,塞入那荷塘台阶的缝隙里。站起身,她满意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转身离去。

  回去的路上,她越想越开心,她不怕路青云供出她,因为路青云根本不知道她长什么样,她见他时,是隔着茶楼的屏风的,声音也是掐着嗓子说的。

  醒来时,她发现自己手脚被绑,躺在了一家妓院的厢房里,她心知不好,利用唯一没有被堵住的嘴死命呼救。

  奈何,这是一个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地方,她的呼救声很快便被一块肮脏的抹布堵了回去。

  她认出了那个堵她嘴还打了她一巴掌的女人,她是“醉仙居”的头牌——孙月娘。

  嘴被堵住后,她咽了口口水,没多久,她便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痛,紧接着,肚子也开始如刀搅一般的疼。

  可是她叫不出声,她的意识逐渐模糊,在临死之前,她只依稀听到那两人的对话。

  好久没有出去浪了,而且浪也要浪出点水平来。再一个从来没有一个人长距离夜行过,所以决定搭末班车去九华湖公园看夜景,看...

  在日常生活中你有没有因“说话”产生困惑?我们每天都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:在工作中有同事、上级领导;在生活中有家人...

  埃及在上世纪70-90年代发行了大量的FAO主题的流通纪念币和银质纪念币。

王中王开奖结果| 香港挂牌号出肖规律| 白手起家心水论坛| 香港天线宝宝信封彩图| 彩霸王四不像彩图| 金彩网香港开奖结果| 香港挂牌挂牌宝典汇总| 香港正版跑狗图资料|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香港正版挂| 跑狗图库全年书本资料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