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链接

118k现场开奖现场直插

主页 > 118k现场开奖现场直插 >
82岁老人住陋室拉煤攒钱行善:“卖炭翁”有金子般的心
时间:2022-05-13

  “卖炭翁,伐薪烧炭南山中。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。卖炭得钱何所营,身上衣裳口中食。”这是白居易在《卖炭翁》中描写的一个烧炭的老人。在浙江德清县新市镇,也有这样一位现实版的“卖炭翁”,他叫陆松芳,今年82岁。

  二十几载,租住陋室,风雨无阻,攒来的每份汗水钱,除了对自己苛刻的开支外,全部捐给有需要的人。2008年汶川地震,他更是一口气拿出仅有的11000元,感动世人。

  在德清县新市镇镇政府,记者见到了陆松芳老人。早春时节,陆松芳只穿了一件衬衫加一件布衣。因为长年弓腰拉煤车,本来就只有1米50几的个头,显得更加瘦小。

  因为天下大雨,镇里的领导心疼他,借口把他留在屋里。陆松芳显得很着急,他说,要是哪个邻居要煤那怎么办。

  要是在平时,早上六点半他就已经准时出门,先来到镇上街口的李老大牛肉店。李老大叫李齐行,61岁。足足比陆老汉小了20多岁,但两人是好朋友。陆松芳不用手机,不懂电脑,但记住了李老大店里的电话。各家各户需要煤,就打这个电话。每天,“义务接话员”李老大也能接到五六个电话,然后赶紧转告给陆松芳。于是,陆松芳拉着装有几十箱煤饼的大板车上路了,或许是拉惯了,那600斤煤并没有成为他的负累,老人一边拉车,还能与擦肩而过的街坊们笑着招呼。

  “他对镇上的人都很好,没有出名前就是这样。”李老大的妻子章大姐把陆松芳当做自家亲人。她说,二十几年前,他们刚搬来这家羊肉店,每天都会看到陆松芳沿着街道捡垃圾,清理河道。“那时,隔壁的房东老太太独住,身体又不好,他就每天帮她倒马桶,这一倒就是十几年,直到老太太去世。”

  修新市大桥,他捐了600元;冰雪天里,买来铲子号召大家铲雪……陆松芳做的好事,新市镇上每个街坊都能说出一两件。

  南汇街40号,陆松芳从装钱的薄膜袋里掏出了钥匙,开了院门。他租住在里面的一间,30块钱一个月,在新市老街,这几乎是最便宜的房子。政府曾给他安排了一个两层小楼房,他坚持拒绝。

  从破裂的玻璃窗望进去,屋里只有床和一张看不清颜色的小矮桌,一盏电灯、一个电饭煲是屋里仅有的电器。推门进去,有股霉味,5平方米大小的单间,挤得几乎容不下第二个人。墙壁上贴着掉了色的旧挂历,一根衣绳从床头拉到了墙上,搭拉着还有煤印的毛巾和几件几乎成了黑色的白衬衫,床沿下堆放着很多解放鞋。陆松芳说,每天拉着煤车走这么多路,鞋子是最费的,几乎一个多月就会穿破一双。这些捡来的鞋子,能穿就行。

  在陆松芳眼里,过去自己捐出1.1万元给地震灾区,根本不算啥,“大哥有一碗饭吃,弟弟没有饭吃,我就给他们一碗饭,不是应该的吗?”他反复说着这样一个道理。

  然而,就在地震后不久,大孙子结婚,他给了200块钱。有旁人说他小气,他跟孙子说:“你们都年轻,自己劳动会挣钱。”

  儿子陆连庆回忆:“2008年地震发生的时候,父亲急急忙忙赶回家,说要拿身份证去银行取钱。我后来也是听到村民们说,父亲居然捐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。”

  陆松芳不富裕,这一万一千块钱是他一毛钱、一元钱慢慢攒起来的。这些年来也有人给他捐钱,但是他都不接受,“别人给的钱,我捐起来没意思,我要捐自己挣的钱。”

  “几年前,有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在我拉煤的时候把我撞了。我在医院里挂了21天盐水,花了1200元,人家还以为我不行了呢,现在又好了。我没让那小伙子赔钱,他不是故意的呀。”陆松芳笑呵呵地说。

  “陆松芳就是个肯吃亏的人。”煤场工友王德兴谈起陆松芳就一脸敬佩。他说,因为陆老不知道怎么辨别钞票真假,因此曾经好几次不小心收进假钞。他知道是谁给的也不会去理论,就自己把假钞烧掉,只要不再转到别人手上就好。

  厂里的工友们看到陆松芳来,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,围了过来。他们也有好一阵子没见面了。

  原来,新市煤饼厂距镇上7里之外,桥坡又陡。陆松芳去拉一趟煤单程就要1个多小时。当地政府和厂里的老板体恤陆老,在镇上粮油公司内,特地设了个中转站,煤厂两三天运一车过来。这样陆老拉煤就方便多了。

  厂里一共有9个工人,平均年龄都在六十岁以上,大家都是老相识了。王师傅说他们没少受到陆老的照顾。厂里扫把没了,厕所没纸了,他都看在眼里,抢着去买。天气炎热的夏天,陆松芳每次来拉煤都会带个西瓜,大家在休息的时候啃着西瓜互相教着认字,这是最快乐的时光了。

  陆松芳不知道网络是什么,他不知道自己“红了”。他与成名前一样,依然每天吃力地拉着煤车,穿行在新市镇的大街小巷,叫卖着他的煤饼。

  拉煤,对于陆松芳来说,不仅是营生,更是一种习惯,“要问我什么时候停下来,干不动为止吧。” (王思)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